当前位置:天津晋成生物试剂销售有限公司生活学过迪 闯过英语角家庭英语单词怎么写
学过迪 闯过英语角家庭英语单词怎么写
2022-10-05

上世纪70年代学习英语者苦于图书短缺,教材单一。80年代学习英语者则认为当年学习英语是一种时尚和潮流。

年代

在林奇的记忆中,初中的第一位英语老师水平不高,他只好另辟蹊径,靠听中央人民编的《业余英语》来提高成绩。“高中英语老师还不错,让我们把初中英语书拿来,帮我们重新上了一遍初中英语,这样我们的英语成绩才提高。记得当时学过关于列宁是如何快速学好法语、德语、英语的事,心里挺敬佩的,上大学才发现,人学的语言很容易,因为他们都是拼音,所以我后来教小孩,不认识的英语单词,按拼音来读,不离十。”

俞敏洪的新东方英语的名声在国内打响,李阳的“疯狂英语”带来热潮,“学英语,找长喜”的口号也传遍大街小巷。“那时的英语教育机构只听过新东方、长喜英语、疯狂英语等有限的几家,根本没法和现在比。”石少武说,《新概念英语》是他使用的第一本课外英语,高中时班上有不少同学买了,大家都相互。后来上大学,为准备四六级考试和考研英语,又买了一系列的长喜英语教材,“现在看到初中生五花八门的英语教材和书,感觉上很怀念当时的学习时间。”

英语听力时,全班人伸长耳朵,站在喇叭口还听不清。“学生每天露天听英语,下雨就打着伞听。外文的书和根本就没有,当时能学好英语靠的就是一种不拔的。”张洪英语系毕业,现在在一家外企工作。

雨天打伞听英语

说到学习英语, 58岁的张洪便开始了“忆苦思甜”,“当年哪里有今天的优越条件?图书短缺,教材单一,和外部世界信息不通。”张洪说,英语电影就几部四十年代的旧片子,数量比八个样板戏还少。

后来家庭普及的打字机叫做“学习机”,当时电脑还没普及,学习机就是一个键盘而已,可以接到电视机上。自带的英文打字程序有点像打游戏机,英文字母从屏幕上掉下来,“你敲对键就可以把它消除,以此来敲键盘的准确度和速度。” 林奇以“学习”为由缠着家里买了一台,因为除了用来打字,插上游戏卡带的话,还可以用来玩超级玛丽、魂斗罗之类的当时很流行的电子游戏。

家里贴满了英语单词小字条

学习英语的工具也在发生着变化,用随身听播放英文歌成为时髦。“记得1995年的时候,听过中央人民王长喜老师的英语学习,感觉受益匪浅。”石少武说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学习英语的热潮与当时的出国热是分不开的。

上大学时,张洪害怕比不过其他同学,只好暗自下苦功。张洪说,几乎每天都要攻读到半夜一二点,星期日也基本上都背一个书包,带几个馒头,在公园读一整天。“有时去买东西,也一看书。看着看着买东西来不及了,但书已看完了一半,又空手看着书回学校了。就这点书成了我英语学习的转折点,阅读的作用十分重要。”

80

年代

在石少武的记忆中,每到周末,学校三角地就会有组织的英语角活动,去之前会准备介绍和很多问题,但一和别人对话,就只能冒出“Whats your name?”“Where are you from?”这种简单的问题。“其实聊着聊着就中英文混杂了,虽然不能说真的有多大作用,不过的确反映了当时大学生学英语的热情十分高涨。”

回忆起多年前疯狂英语的学习经历,目前在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工作的胡锐仍然很激动,学英语要大声讲出来,不要害羞,不怕讲错,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甚至在广场上带着数万人一起“喊”英语。“在大学校园里,背着书包,拿着复读机,在湖边面对着湖水大喊英语,那种感觉特别忘我。”接触疯狂英语后,胡锐终于敢开口说英语了。在他上大学的90年代,“新东方学校”堪称中国民办学校的龙头老大,在京城大学中几乎无人不知。北大三角地这块风水宝地,“新东方”的广告曾占领半壁以上的江山。 J209

80年代末90年代初,外企进入中国,亚运会在举行,英语热进入又一个黄金时代。

“疯狂”人学着喊疯狂英语

张洪说,初学时,练的当然是简单的套话。“学习英语的时候普通初学者往往会说的不想说,因为觉得太简单幼稚。想说的又不敢说,因为怕犯错误让人看笑话。结果是一学就会,一听就懂,一过就忘,一说就错。”张洪当年学习英语从一些小故事开始,每天学习讲一些简单的内容,这种听说的能力在入门阶段其实就是模仿,“朗读、、复述都常重要的。东西背多了,迟早会消化,成为自己的东西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,不少人已经在反思,多年苦读英语,为何见到外国人还说不出一句整话。英语学习产业化初现端倪,各类英语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

90

石少武是90年代初的大学生,“在家里看书、看英语节目、听已经不能满足国人的英语学习需求了,于是,在一些公园里出现了自发组织的英语角,之后在高校中也开始出现。”

在林奇上小学的时代,听的最多的一个故事便是“迪姐姐身残志坚学英语”。迪所看的书还有她的学习方式都成为林奇和同学们的效仿对象。“那个时候只要学过英语的,大概没有人不知道《英语900句》的。”林奇与许多同学一样,在家里的桌上、椅子上、床上等任何看得见的地方贴过写着英语单词的小字条,“随时随地学习,不管效果如何,起码那个奋发学习的劲头是看得见的。”

赵喜斌

到了90年代,英语教学的产业逐渐兴起,英语角开始在公园和高校中出现。

70年代